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heco千万不要和这样的人发生关系,哪怕再喜欢!-创业大家庭2

admin 全部文章 2019-06-08 20
千万不要和这样的人发生关系耕四郎,哪怕再喜欢!-创业大家庭1
第一章、为了三十六个孩子的生命!
“勿庸置疑,这是华夏国最严重的医疗事故之一!”
  身穿灰色职业套装的女主持人对着电视机前无数的观众说道。画面的背景是燕京中医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金色牌匾。
  “新生儿监护室里三十六个婴幼儿集体报病危,三十六条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脆弱生命危在旦夕。”
  “病情是今天早晨发现的。三十六个婴幼儿同时出现发热、呕吐现象,按照病例本上的记录,三十六个新生儿全部都是不同程度的肺部感染。医院方面表示,感染原因还在进一步查询中,据说是一种新型病毒的入侵。”
  女主持人漂亮的脸蛋上满是忧虑,抬起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医院大楼,说道:“医院已经成立了包括多名医学专家组成的紧急救援小组。希望,他们能够妙手回春,挽救这三十六个娇嫩却饱经磨难的小生命。”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让我们一起为这三十六个可爱的孩子祈祷!”
  啪!
  中医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林清源关闭了电视机,对在座的众人说道:
  “我们面临的严重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了。如果这一切成为现实的话,那么,这将是医学史上的耻辱,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医疗事故丑闻。医院的信誉不复存在,在燕京颇负盛名的中医大学附属医院将彻底失去患者的信任。”
  “在座的各位都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有附属医院的,也有从其它医院抽调过来的高才。临危受命,身上肩负着政府和人民的期望。我也不说那么多废话,大家都讲讲吧,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够救回这三十六个孩子的生命。”
  “细菌培养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对诊下药嘛。都对不了诊,怎么用药?”戴眼镜的中年医生语气不善地说道。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被抽调来做这鬼差事。
  要是成功了还好,名利双收,被报社大肆报道不说,回去了还有可能受到医院的表彰。
  要是失败了,自己的前途可就要玩完了。
  三十六个孩子啊------想想自己将要承担这起医疗事故的责任,就觉得脊背生寒。
  “观其脉像,看起来像是肺部感染。可是所有抗病毒的药都用过了。仍然没有任何好转,这就值得商榷了。”一个老中医出声说道。
  两人说完后,张威凯会议室里便是一阵沉默。
  这一中一西两方面的观点,正是在座众人的心里想法。heco
  再说,即便心里有建议,他们也不敢讲出来啊。
  要是救回这些孩子还好,嘉奖表彰自然不会少。
  可要是治疗无效没能救回这些孩子,自己不就成了罪愧祸首了吗?
  谁愿意背这个黑锅?
  “其它人有什么要说的?”林清源的视线一一掠过在场医生,催问着问道。
  没有人回答,所有和他视线接触的人都不自觉的避开。
  心里微微叹息。
  看来,自己的执业生涯要就此结束了。
  “我有些想法。”有人突然出声打破了会议室死一般的宁静。
  听到有人愿意提出建议,在场二十多个医生的视线全都聚集到了说话的人身上。
  他坐在会议室最边沿的角落里,如果不是因为突然发声,几乎被所有人忽略掉。
  就算偶尔有人将视线转移到他脸上,也会以为他是那个老中医的弟子或者司机秘书之类的人物。
  头发乌黑柔顺,遮住了半边眼睛。脸颊清秀、眼神明亮有神,模样看也来也算是个小帅哥。
  但是他的肤色却苍白如纸,像是刚刚大病初愈一般。
  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年纪轻轻的,却穿着一身和他形象极不搭配的黑色长袍。
  一幅文皱皱的老学究打扮,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燕京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年轻人。
  他微笑着打量在场的专家教授们,纤细修长看起来像是女人地手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嘴角微微扬起,脸上的骄傲内敛含蓄,像是下来检阅士兵的军官。
  让现场一些人心里不舒服的是,在他的眼里,自己好像成了等待检阅的士兵。
  想起这个年轻人的家世背景,林清源的脸色一喜,心里又升起了一丝丝希望。
  怎么把他给忘记了?
  看着年轻人问道:“秦洛丧尸爱软妹,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年轻人说道。
  “那你说说吧。不要怕。有什么说什么,咱们现在是集思广益嘛。”林清源还硬是在脸上挤出了一丝僵硬的微笑。
  他怕年轻人怯场。什么都不敢说。
  秦洛根本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玩意儿,朗声说道:“我觉得,这是霍乱。”
  轰!!!
  全场哗然!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场合太严肃了,怕是有不少人会笑出声来。
  “年轻人,不懂的话就不要乱说。怎么可能是霍乱?那些新生儿一直住在NICU。从来没有出去过。懂得什么叫做NICU吗?新生儿监护室,是和外面空气完全隔离的。”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你知道霍乱代表着什么吗?如果我们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怕是会引起社会的恐慌。”
  “算了万籁俱寂造句。让他出去吧。咱们接着讨论。”
  “他是怎么进入专家组的?”有人质疑的问道。
  “他是我一好友的孙子。我那位朋友在中医方面颇有建树。”林清源解释着说道。
  原本想邀请秦洛的爷爷出山解围,没想到那个老家伙竟然声称自己病了,身体不适。说自己的孙子正好要去燕京办事儿,有什么事由他代劳。
  原本林清源也没准备邀请这个年轻人进入专家组,可是今天下午他主动找上门来,一幅热心切切的模样。
  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他也不能把人给赶出去啊。
  “这个时候了。还在里面托人情搞关系。”副院长马有才喃喃说道。声音虽小,但是会议室里的人都能听见。
  这么年轻的小家伙,即便有着良好的身世背景,又能学到些什么东西?
  而且看他一幅病怏怏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没办法信任啊。
  林清源的脸色更加阴沉,扫了他一眼后,说道:“大家都先安静一下吧火力银电v。看看秦洛要说些什么。或许,他真的有什么好建议。”
  秦洛的脸色阴沉起来。任谁被人这么指责也觉得难堪。
  “你们又怎么知道不是霍乱?”
  “好吧。我们就当你的假设成立。那么,霍乱是如何传染的?其它人为什么没有问题?那些护士也进入过监控室。她们怎么没有出现异常状况?”
  “如何感染的我不清楚。”秦洛说道。
  “但是,三十六个婴儿肺部感染严重,呼吸音粗、气管内分泌物增多。重度发热,同时交差着尿路感染,体内器官面临衰竭危险。这和华夏国很多年前就已经绝迹的一种霍乱杆菌十分类似。”
  “秦洛,你确定?”林清源急切地问道。
  “确定。”秦洛认真的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是霍乱杆菌的变异种类。两年前在马来西亚发生过小规模的传染。”
  “有没有救治方法?”
  “有。针灸。辅以中药调理。当然。要尽快。如果婴儿器官衰竭,那就没有办法了。”
  “太乱来了。”副院长气愤的说道:“院长。你不能拿几十个孩子的生命开玩笑。他一个毛头小子懂得些什么?”
  “你有更好的办法?”林清源冷冷的看着副院长问道。这家伙仗着自己有强硬的后台,平时就和自己争个不停。
  到了这个要命关头,仍然不忘记阶级斗争。只要自己坚持的,他就持反对态度。
  “没有。可是我们也不能轻易尝试。给那些新生儿服用中药,如果病情加剧怎么办?你应该清楚,那些孩子的身体不能再胡乱折腾了。”副院长据理力争。
  在他的眼里,让秦洛去治病就是‘胡乱折腾’。
  林清源看着秦洛,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他。可是看到秦洛清亮坚毅的眼神,又让人产生强烈的信服感。
  难道说,他真的有所倚仗?
  “让他试试吧。”林清源终于下定了决心。当然,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试试?说的轻巧。如果出了事,责任算谁的?”
  “由我承担。”林清源和秦洛同时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一种荣辱与共的默契感在逐渐滋生。
  “好吧。你是院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不过,出了什么事儿的话,你可是要负全责。”副院长一脸阴沉的说道,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既然有傻瓜愿意承担责任,那就尽管试好了。
  他才不会管那些孩子的死活,他只要保住自己的位置就好了。
  “放心吧。如果出了什么事,我辞职就是了。”林清源自然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脸鄙夷地说道。
  如果这些孩子遭遇不测,做为院长,他也确实是要承担责任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大家伙儿也可以做个见证。”马有才眯着眼睛阴沉的笑。那张长满暗疮印的橘皮脸让人看着想上去狠狠地跺几脚。
  “拜托你了。”林清源走到秦洛身边,重重地拍拍他的肩膀。
  “院长,放心吧。”秦洛郑重说道。
  秦洛站起来看着面前两鬓斑白的老人,心里轻轻叹息。
  在这个信仰流失的年代,有些事儿是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的。
  虽然自己可以置之事外,但是------
  “为了那三十六个无辜的孩子,我就做一次傻瓜吧。”秦洛对自己说道。第二章、烧山火!
小儿科主任林唐国忠眉头紧皱,嘴里不停地发布着各种应急命令。
  “林梅,去劝慰孩子父母,好好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稍安勿燥-----在这儿吵闹也与事无补。影响了治疗,责任算谁的?”
  “李明,细菌培养结果出来了没有?出来了赶紧送来。”
  “黄绍然,吩咐救援组根据情况给感染婴儿注射&-内酰胺抗生素-----加大剂量。”
  看到林清源院长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过来,唐国忠赶紧迎了过去。擦掉额头上急出来的汗珠,一脸凝重地说道:“院长。情况不容乐观。如果我们再拿不出治疗方案的话,这些孩子恐怕-----”
  “我知道了。有可能是小儿霍乱。”林清源说道。用人不疑,既然他已经选择让秦洛治疗,就应该相信他做出的结论。
  “什么鬼丈夫演员表?霍乱?”唐国忠的瞳孔猛地涨大。“怎么可能是霍乱?”
  “院长说是霍乱。那自然就是霍乱了。唐主任,别耽搁时间了。院长请来了中医界鼎鼎有名的专家,一定会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的。”副院长马有才在旁边催促着说道,不无幸灾乐祸地意味。
  林清源没有理会马有才这种小人,转过身重重地拍了拍秦洛的肩膀,说道:“秦洛。靠你了。”
  “放心吧。院长。不过,我需要一个帮手。”秦洛信心满满地说道。
  他看地出来,面前这老头儿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如果自己再不自信一些的话,恐怕他当场就要反悔了。
  时间急迫,容不得半点儿耽搁啊。
  “需要什么帮手骆莉娜?专家组的成员需要哪位,尽可以提出来,想必大家都不会拒绝的。”林清源说道。
  秦洛扫了四周一眼,随意地指了一个漂亮的小护士,说道:“就她了。”
  “她?”林清源稍微诧异。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你跟秦医生一起进去。他需要什么,你就尽量配合吧。”林清源对那个护士说道。
  需要什么都要配合,那自己------秦洛掐断了自己的无良想法。暗地里骂自己贱格。
  “是。院长。”女护士吓的脸色煞白,她自然知道霍乱的传染性有多么恐怖。可是碍于院长的权威,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之心。
  “没关系的。”秦洛对着小护士笑笑。拉着她的手,毅然推开了新生儿监护室的密封玻璃门。
  不少人是抱着看笑话的心理跟过来的,他们这些专家都难以解决的棘手病案,不相信一个土里土气的愣头小子可以治疗成功。
  见到秦洛进入病房,他们便站在玻璃墙门欣赏他在里面的表现。
  秦洛从怀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银色盒子,对护士说道:“我们就从001床开始吧。帮我取一些消毒酒精。”
  护士答应了一声,便利索的递来秦洛所需要的东西。
  秦洛一边用酒精棉给银针消毒,一边吩咐着说道:“脱掉婴儿身上的衣服。我要用针了。”
  小护士很是配合,快速完成了秦洛的交代。
  “很好。”秦洛说着,便用手里的银针快速的刺向婴儿胸口的天突、关元、鹫尾等几处穴位。
  深深浅浅,或刺或挑。一连刺了一十八针,快速出针,又快速拔针。中间没有间隙,跟魔术表演似的。让旁边给他打下手的小护士看的眼花潦乱。
  “好了。盖好被子。然后脱掉002床婴儿的衣服。要快。我们的时间不多。”
  “这就好了?”小护士瞪大着眼睛问道。
  “好了。下一个。”
  “好。好的。”
  “烧山火?天啊。他用的竟然是烧山火?”玻璃墙外面,专家组里的一个老中医先是面露凝重表情,然后一脸惊奇地尖叫出声。
  “老汪,什么烧山火?”马有才不悦地问道。看那个小子扎针的手法,好像还真是有一手。
  “烧山火。太乙神针的绝技啊。”老中医显然没有察觉副院长的表情,满脸兴奋地解释着。
  “太乙神针?雍正年间一代医王张卿山的太乙针?资料上记载,不是早失传了吗?”林清源博闻广记,倒是知道一些太乙神针的典故。
  “既然多年就失传了,你怎么就知道他用的是太乙神针?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懂得这么高深的针法?”马有才质疑地说道。
  “不会有错的。他用的就是太乙神针。我从一本古谱上看到太乙神针的介绍。用长一寸六分利针,三提三泄,然后以‘凤翔式’收针,可滋补身体,驱除身体的瘴气湿气王芹秀。”老中医冥顽不灵,竟然出声反驳副院长的话。
  “不过,据说太乙神针需要用内力运针。难道这小伙子会气功?”
  “嘿嘿。看他那病秧秧的样子,也不可能会气功。说不定只是形似而已。有了结果再说吧。”马有才冷笑连连。
  重症室里的秦洛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人因为自己所使出来的针法而引发一场争论,他聚集全部心神,不停的出针、收针。
  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是没有一丝血色,额头上渗出大颗大颗的汗滴,然后汇集成小溪顺着脸颊滑落,看起来很是疲惫。
  “秦医生。我帮你擦擦汗吧。”小护士拿着一条干净的白毛巾,红着脸说道。
  “好的。谢谢。”秦洛点头。却没停止手上的银针消毒动作。
  小护士拿着毛巾走过去,细心的帮秦洛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少女多情。看着眼前这个清秀迷人的小帅哥,看着他神乎其技的针术,不由得有些心动。
  这个时候,她早就忘记了霍乱的传染性。
  --------
  “最后两个了。”秦洛气喘吁吁地说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连续针治了三十四个孩子。
  扎针是一件极其耗费精力和体力的活计。认穴要准、速度要快、用针要巧,最重要的是根据所扎穴位的不同,力道也是各不相同。
  而且,那个老中医说的不错。使用太乙神针是需要以气运针的。秦洛虽然以《道家十二段锦》打基,又学过《引体术》,可是身体里蕴藏的气力还是不够支撑他连续施展三十几次太乙神针。
  “秦医生。休息休息吧。”小护士再次劝慰道。满脸的关心。
  “不能再等了位面审判者。”秦洛摇头。“哪一个父母都不愿意失去自己的孩子。”
  “可是------”
  “脱掉035床的衣服。”
  “好的。”护士只得答应着。
  秦洛用左手抓着右手,这样避免他的右手因为脱力而打摆子。
  然后,再次捏针向那因病毒折磨而拼命挣扎啼哭的婴儿身上扎去。
  秦洛是被小护士搀扶着走出来的,针治完最后两个孩子后,他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
  刚刚走出新生儿监护室,一群人就簇拥了过来乔伯年。
  “秦洛,怎么样?”林清源抓着秦洛的手,急切地问道。
  “你是问我还是问那些婴儿?”秦洛笑着问道。
  “------都有吧。那些孩子怎么样了?”林清源说道。
  “他们没事儿了査海生。”秦洛说道垣根帝督。“甘草四分、当归二分、石盐三分、浆水一升半。文火煎熬。半个小时后,喂他们喝下。”
  “那就好。那就好啊。”林清源连连说道。
  马有才原本想说几句反驳的话,但是心思陡转,一脸笑意地走到秦洛面前,很用力的拍拍秦洛的肩膀,笑着说道:“英雄出少年啊。看不出来。还真是看不出来。你挽救了三十六个孩子、挽救了三十六个家庭,也挽留了我们医院的声誉。”
  “我代表中医大学附属医院向你表示感谢。刚才是我说话重了点儿,我也是心忧这些孩子的安全嘛张首芳简介。还请小友不要介怀。我为我刚才所说的话向你道歉。”
  马有才知道,这件事儿一直受到媒体的跟踪报道,到时候自然要把救人的主要人物秦洛给推出去。
  现在和他搞好关系,让他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夸上自己几句,总比关系搞僵持要好上许多吧?
  “道歉?你怎么不说罚酒三杯?”秦洛一脸鄙夷。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说话呢?”马有才气地吐血。这混蛋竟然不接自己递出去的橄榄枝。
  “什么态度?”秦洛笑着问道:“你是我的领导?”
  “--------”
  “我有求于你鲜血圣骑士?”
  “---------”
  “两样都没有的话,我为什么要和你这种人客气?”秦洛指了指马有才身上穿着的白大褂,说道:“做为一个医生,如果不能救死扶伤的话,就把这身衣服脱了吧。别污染了。”
  他早就看这个副院长不爽了。如果刚才不是为了抓紧时间救人,他早就和对方吵起来了。
  这种医疗体系内的人渣,除了升官发财外,其它的东西在他们眼里都是无足轻重的。包括最宝贵的生命。
  也就是有这种人的存在,才会让患者对医生这个原本很伟大的职业产生诸多误解。
  没有医德的医生,是不值得同行尊敬的。
  “你-----你------”马有才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手指着秦洛,却气地说不出话来。
  林清源没想到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秦洛会这么霸道,一点儿亏也不愿意吃。不过,能够给马有才一点儿脸色,也是他所乐意看到的。
  等到马有才憋不住快要爆发的时候,林清源笑着说道:“秦洛。你累了。好好休息休息吧。后面的事儿交给我们好了。”
  “好。”秦洛答应着。他真的是累极了。眼睛一黑,就要栽倒下去。
  啊!
  林清源赶紧张开双臂,就要把秦洛抱在怀里。
  男人--------好可怕!
  与是,让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身体正往前倾倒的秦洛突然间停顿住了,并且不可思议地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垂直逆转。
  然后在一个女孩儿的惊呼声中,一头栽进了站在他身后的美艳小护士怀里。
  软软的。酥*酥的。暧暧的。像是母亲的怀抱。